nuonuo

懒癌发作了,就什么都不想写:D挖坑不填:D

[信邦]来,抱警吗?


突然挖坑的片段:D

警察信x公民邦

大概就是

在大学里就双箭头的两人谁都没有戳破那一层窗户纸,终于在毕业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中又见面了

韩信假装醉酒死黏着邦邦这样那样

借机拿到了手机号码,又知道了邦邦现在住哪后,韩警官开始施展一切手段来追人最后抱得邦归的故事

李白,张良,花木兰等全是助攻,深藏功与名

————————————

……

……

……

刘邦一只手抵在韩信的胸口处不让他把自己压在床上,挑了挑眉:“韩警官,你这算什么行为?”

问是这样问,可眼里全是笑意。

韩信抓过他的手,牵到嘴边吻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口:“耍流氓。”

“那我要报警了哦。”刘邦作势要拿手机。

韩信对着他张开双臂,眼神更加的深邃:

“来,往这抱。”

“……”刘邦深色复杂,纳闷几年不见这人怎么就变得这么不要脸。

……

……

……

韩信俯身吻上刘邦还带着笑的嘴唇,轻轻地含吮着:“这次我再放你走了。”

“你敢让我走试试。”刘邦伸手揽上韩信宽阔的肩膀。










没了,有可能扩写吧:D



[哨向] You are mine

主信邦,有云亮,上将与指挥官

哨兵向导设定是我一直想写的,但就怕写得ooc了

这设定的世界观很庞大……估计写得不太好:D

有私设,并且漏洞百出:D

喜欢就给个红心和意见吧:D

————————

0

“结合了以后,除了失感和死亡,没有什么能将我们分开。”

1

真是好手段。

韩信紧握着拳头,压制着精神屏障的波动。低下头,假装在思考谈判内容,实际心里在冷笑。

竟然找来好几个向导隐藏在随行人员之中来对付他,级别还都在B级和B级以上。敌对势力这手笔真大,这么多高级向导可不好找啊。

高级向导故意放出的信息素会对未结合哨兵的精神屏障有侵蚀作用,容易造成哨兵狂躁,甚至暴走,直至精神力失控。

显然,敌方势力有人想让韩信在这谈判桌上做出点什么“有违停战协议”的事情来,这样就有理由解决他这个S级,并且对他们造成巨大损失的强大哨兵。

韩信察觉到有把他推向结合热的信息素倾向,眉间一皱,这些信息素都是冲他一人来的。诸葛亮和赵云还没有察觉到。

他轻轻的深呼吸,吸入大量的氧气化为力量,强健的心肌在搏动中把力量输入四肢百骸,把躁动都压下去。

视线扫过对面,把对面所有人的面部神色都收入眼底,尤其是那几个以为自己隐藏好了的向导。然后是森然的冷笑。

“国士无双”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

之后,一股强大的力量降临。


2


敌方势力谈判代表面色苍白。

诸葛亮脸上是没有温度的微笑,交叉着双手撑起下颌,看着他凉凉地开口:“没想到阁下喜欢用向导当卫兵啊。”

那几个一直给韩信施加信息素压力的向导突然吐血倒地,有一股很强大的精神力在瞬间攻击了他们并造成了精神创伤。

虽然那股精神力只出现了一瞬,并未针对那几个向导以外的人,但在场的人都感到了威压。

代表心里暗骂那几个向导办不成事,还暴露了,硬着头皮望向诸葛亮。

“那又如何,”假装镇定,“你们不也是卧虎藏龙。”

诸葛亮不置可否,然后又是一笑,“阁下还是把注意力放在我们双方的谈判上吧。”从在一旁的赵云手中拿过文件,至于韩信,在刚才的事件中编了个理由离场。

“毕竟……是你们撑不住要求停战的。”

敌方代表有着不好的预感,觉得那笑容是狐狸般的笑。




赵云站在诸葛亮身后尽责的当个卫兵,尽管按着他的身份不需要这样做。但诸葛亮是他的向导,虽然这个向导是联盟里实力最强的指挥官。

他们早已结合。

没有哪个哨兵会愿意远离自己的向导。



3

韩信从谈判桌上撤离后,避开外面的人群,循着那股精神力去找人。

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
想见他,想吻他,想听他声音,想跟他说话。

从来没有那么急切过,生怕人早已溜走了。不过溜走也没事,韩信有自信能把他再逮回来。


刘邦。
给过你机会让你离开我的,你既然出现了那就别想再跑。



4


“你冲动了。”

张良拿着瞭望镜看着谈判桌上发生的一切,同样也看到韩信离开朝他这方向过来,思考了一下,没多说什么。

刘邦脸色还有点苍白,动用大量精神力远程精准攻击对他这A+级向导也是不小的消耗。他抓了抓头发:“好像是诶……不管了反正是我欠他的……”抬头发现张良眼神诡异,“子房你干嘛这样看我!”

张良无视他这蹩脚的理由,摇了摇头。欠人的?是谁上次信誓旦旦地说跟韩信再无瓜葛,这不一听到有人要对韩信下手还不是急冲冲过来。

刘邦突然神色一变,他感知到某个位哨兵熟悉的精神触手:“他过来了?!不对,他怎么知道的?!”

“你跟他精神结合过,虽说那结合已经消失,但还是能在高级哨兵的精神图景里留下点联系,韩信可是S级的哨兵。”张良从刘邦手里拿走汽车钥匙。

刘邦也不管这次没有反驳张良他并没有与韩信精神结合过,相当于默认了。刚想上车的时候张良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刘邦愣了一下抓起通讯器就喊:“我靠子房你这是干嘛?!”

“卖队友。”张良平静地说,脚下油门踩得更用力,很快消失在刘邦的视线中。

“我去哪有你这样……”刘邦声音戛然而止,他感受到了韩信出现在他身后,不足二十米。

十几米的距离对于一个哨兵来说一点都不远。

刘邦有点不敢转身回头看去,他能察觉出韩信迅速移动了过来,然后就感觉脖子后面一疼,失去了意识。


5


诸葛亮心情大好,尤其是送走心脏病快要发作的敌方势力谈判代表后。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和韩信了。”诸葛亮整理了一下赵云肩扣,握着他的手,“如果对方拖延,不用考虑,可以直接动手。”

赵云回握他的手,声色清润:“放心吧,云必定不会辜负指挥官的期望。”

“对了,韩信呢?”诸葛亮发现韩信并不在外面,“刚才那股强大的精神力出现后他就出去了。”

“卫兵说韩信之前一脸急切地离开这里,云觉得他可能是去找那个发起攻击的人了。”

“能够拥有那样强大精神力的人一定是个A级以上的向导……从刚才来看此人不一定会倾向对面,如果能找到并让人加入联盟……”诸葛亮又开始打起了算盘。

“嗯?韩信!”赵云最先看到韩信,还看到他怀里抱着个人,有些诧异,“你这是……”

“诸葛先生。”韩信没理赵云,直接向诸葛亮开口,还用了最正经的称呼。

“我要请婚假,顺便给一张结合申请表。”

“哈??”

“我把我的向导抓回来了。”

赵云和诸葛亮两脸懵逼。



6


我靠死韩信就这么直接打晕了我。

这是刘邦醒来后第一个想法。

我擦嘞子房就这么把我抛弃了,不厚道啊。

这是第二个想法。

“醒了?”

听见这声音刘邦猛地一个哆嗦,爬起来就看见韩信坐在床边,房间里昏暗的光线把他线条明晰的五官晕染得有些柔和。

“我……”刘邦轻咬嘴唇,然后嚷嚷,“哪有你这样直接把人打晕的啊!”

韩信慢慢靠近刘邦,头靠在他肩膀上,声音有些低沉:“不打晕你又跑了怎么办……”

“我很想你,阿季。”

刘邦满肚子的话被韩信这一记直球打没了,张着嘴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耳朵是越来越热了。

意志力一松懈的结果就是精神体跑出来了,浅紫色与灰色毛发夹杂的仓鼠窜了出来,顺着韩信的手臂爬上他的肩膀,蹭着韩信的脸颊,他还记得刘邦叫它“发发”。

都说精神体的行为是哨兵或者向导内心深处最直接的想法,韩信见发发对他还是很亲昵,心中一喜,说明刘邦对他还是有……

刘邦心虚地摸了摸鼻子,然后又狠狠瞪了这出卖他真实想法的仓鼠一眼。发发抖了一下,委屈巴巴地缩成一团,消失不见。

“它跟你一样可爱。”韩信轻笑。

“靠!!”刘邦猛地把韩信推开,炸毛了,“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韩信被推开也不恼,又黏了过去,任凭刘邦怎么扯都不动:“可就是这么可爱的一个人,他喜欢的人却不要他了。”

“……”刘邦郁闷,怎么以前就没发现这人脸皮咋这么厚。

忍不住抬头,结果溺沉在了韩信满是渴望、隐忍和爱意的眼神里。


他是个强大的哨兵,想要什么都可以。

就算不想要也会有人讨好般的送上来,钱,权,甚至是向导。

只要他想。

但他现在渴望得到一个人的爱就像饥渴的旅人在渴望水的润泽。

刘邦笑了。
一切都豁然开朗。
一切也都顺理成章。


他手腕一使劲把韩信摁倒,盯着他的眼睛舔了舔下唇。韩信的呼吸瞬时一窒,眼神深沉。

“来,给你个机会。”刘邦笑得肆意张扬。

“尝尝我的信息素是什么味的?”


0

“我是你的哨兵,你是我的向导。”

“除了失感和死亡,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


————end————

开车遁走卖队友的张良给自己点了一个赞。并且吐槽:“玛德死给。”

因为韩信请了婚假,他负责的事都交给赵云以至于赵云好几天都不能按时做饭后,诸葛亮面无表情地打算给回来后的韩信安排了一大堆任务。

“哼。”

————END————

不想填坑……

邦邦的仓鼠名字是乱起的,信信的精神体是黑豹

[信邦] —长华锦月—(1-6)

标题其实和内容没多大关系:D

我只是想显得文艺一点:D

有一点点白鹊:D

还有其他cp:D




——————————

1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臣只有这最后一句……”

“我韩重言……心悦君上……至死不渝……”

2

九重天,司命阁。

司命星君一脸冷漠地看着去人间浪了一圈祸害别人以后赖在他这里不肯走,蹭他珍藏多年的好茶的锦华上神,然后开口:

“我刚才看了看你的命格,你最近……可能……”

“可能什么?”

“红鸾星动。”

“噗!”上神一口茶就这样喷了出来。

3

锦华上神刘邦托腮有些惆怅地坐在九重河边,纠结得那副好看的眉眼都拧巴在一起。

葱白的手指带着温润水汽戳了戳他的额头,刘邦抬头,是九重河神女大乔。

大乔叹了口气,道:“能别再愁眉苦脸了吗,幽怨得河里的精灵们都不敢靠近你这边了,平时它们可喜欢你了。”

“乔乔……连你也不爱我了吗……”刘邦的桃花眼瞬间泪眼汪汪,撩人心魄。

“不爱,呵呵。”大乔面无表情,要是我回答爱你,明天我就被重言战将一枪戳死在九重河边。

她手上蓝光点点,一个水蓝色的团子出现在其中,然后吧唧一声拍在刘邦怀里。

“好心给你的灵气团子,好好玩吧。”说完大乔化为蓝光,消失不见。剩刘邦一人站在河边,冷漠凄清又惆怅地戳着手里的团子,然后不小心太过用力被甩了一脸水。



“重言啊……”

一声叹息似乎出现了又无迹可寻。

4

为何一向笑意满满,撩天撩地的锦华上神如此惆怅呢?

时间回到几个时辰以前。

5

今儿九重天还是如往日一般安详平和。

刘邦慢悠悠地从自己的宫殿中出来到处去晃荡,跟一路遇到的神仙们打招呼。

迎面而来的绝世舞姬貂蝉的水袖一扬,捂嘴轻笑:
“哟,上神,这是要去哪?”

“呀,是蝉妹啊。我呢到处看看呗,去找仙友们玩玩。”刘邦耸肩,一脸轻松。

貂蝉在原地轻巧的转了一个圈,看向刘邦,笑容有些奇异地道:“看来上神还不知道呢……”

“知道什么?”

“白龙战将重言神君,过几日便要历劫归来了呢,帝尊打算办个宴席……”

刘邦眼瞳一缩。

话还未说完,然后貂蝉看着刘邦以从未有过的速度消失不见。

“诶…这两人之间的事……”貂蝉双手背在身后一蹦一跳的走远,“叫上子龙哥哥一起去看。”

至于貂蝉去到赵云的住处看到赵云和吕布正在切磋然后吕布不小心撂倒了赵云还压在人身上的事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貂蝉:吕奉先,想欣赏老娘的舞姿吗:)

6

三日后,帝尊摆宴。

刘邦很想装作身体不适就不去,但在司命星君张良表示身体不适没关系可以去找司药星君扁鹊来一颗药丸保证一下神清气爽后还是屈服了。

太苦了,嗜甜的上神撇嘴想,司药星君的药苦得让人想再去历劫一次。然后对着面前的甜羹大口大口地吃着。

坐在不远处角落里的药君皱眉揉了揉鼻子,然后拿起一块糕点就往旁边那个黏在他身上傻笑的剑仙嘴里塞。

李白就着他的手吃完了糕点,还舔了一下他手指上残渣,满意地看着那人儿的耳垂变得通红,又凑过去亲了一口脸蛋。结果被恼羞成怒的星君狠狠地掐了腰。

“李太白!你给我收敛一点!”

唔哦哦哦媳妇生气了可还是好可爱(〃∀〃)

坐在他们附近的女战将花木兰只当自己瞎了和聋了。

————tbc————

英语注定挂科:D

挖坑不填:D




















[信邦]就当是端午节贺文啦

证明我还活着……不然对不住关注我的那一百多号小天使……

脑洞多但就是不想动笔[捂脸逃走]

一辆不想走剧情的车

后文在评论里走微博连接……我简书翻车被封号了……再翻车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qwq

喵的,微博这长文章又弄掉了我的格式

——————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12919422981530

——————

喜欢的给个小心心吧:D

这对真的好好吃啊

真的就一个小短篇:D

突然诈尸

刘邦重做梗

最近事情多,想了很多的坑都写不了-_-


————————————————


韩·王者峡谷野区扛把子·信心不在焉地戳着蓝爸爸,然
后残血的蓝爸爸被李·王者峡谷野区又一个扛把子·白一
个惩戒带走了。

李白已经做好了被韩信追杀整个野区的准备了,却看到
韩信幽幽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去戳蓝爸爸旁边的鸟,还是
那样心不在焉。

李白:???今天不怼我了?

一脸疑问的李白回到自己那方的野区清完野后,带着故意被野怪弄到的小伤口屁颠屁颠的去黏着中路的扁鹊。

"小医生~"

"……你又浪到哪去了,那么多伤口……麻烦。"

虽然一脸嫌弃,但扁鹊还是给李白包扎他的伤。

李白看着扁鹊低垂的睫毛,把自己的疑问告诉了扁鹊。扁鹊思考了一下,只说:"刘邦重做还未归来。"

李白瞬间就知道了。

韩信热恋着他家君主,这是全峡谷都知道的事。

"虽说离去是为了更好的回来,"扁鹊给李白的伤系上最
后一点绷带,"但终归还是怕回来的那个人不是原来的
那一个,就像花木兰。"

花木兰重塑回来后失去了以前的记忆,高长恭颓然了好久,但最后他坚定了目光,说,

她,还是她,我可以再追一次,让她还是喜欢我。

虽然花木兰一见面就操起重剑把他壁咚在墙上,还说不
认识他但是对他很有好感所以要不要做她小弟。

高长恭:呸,什么小弟,我是你男人。

花木兰(挑眉):不信

李白去上路浪残血后又回去找他的小医生顺便偷了韩信
的蓝,走到主宰面前看到同样残血的韩信,然后过去拍
着肩膀安慰他:

"韩信啊,就算刘邦回来后不记得你又怎样,再追一次咯。"

然后李白看到韩信的眼里恢复了以往的光亮,连红发也
变得柔顺光亮,接着注意力在他脚底的蓝圈上。

"玛德死李白偷我蓝,吃我无情冲锋!!"

"靠!韩信你恩将仇报啊,将进酒,杯莫停!!"

主宰:你们好吵啊,敢闯入我的禁地!

直接一巴掌吧唧下去。

主宰击杀李白

主宰双杀韩信

两个人的队友:……:)

刘邦回来了。

韩信伸出手,在一片光芒中稳稳地接住了刘邦,搂在怀
里。

还是柔软微卷的紫发,还是流光溢彩带着熟悉情感的眼
眸,嘴角的弧度还是上挑着的。

还是他爱着的那副模样。

刘邦笑嘻嘻地捏了捏韩信的脸。

“呐,重言我回来了哦。”

韩信也不回答他,直接吻了上去,带着浓浓的爱恋。

围观一群人表示被闪瞎了,只有西汉的军师张某淡定戴
上了墨镜。

END

————————————————




话说有人想点文吗,我快一百粉了:D

cp主信邦,白鹊,吕云哦






















山河万里,九州五岳[二]

这篇很早之前就动笔了,但懒癌发作才写了一半……拖了好久:D

然后最近看到有大大画了白龙与仓鼠的图,瞬间灵感爆棚。

白龙信x仓鼠邦

有狐白x扁鹊出没

发糖不发刀

其实我主要想写信信和邦邦天上天下到处虐狗秀恩爱:D

感谢食用O(∩_∩)O

——————————————

青丘狐岳,五岳之一。

灵狐一族自洪荒时代便一直以此处为居。

李白咬着一根草躺在一处迎风的草坡上,悠闲自得。此处既能享受舒服的风,又能放眼望尽青丘所有的地界。
一只白鸟划破长空而来,落在李白的手指上,化作一片银白的龙鳞。

李白眯了眯细长的凤眼,弹了一下龙鳞,韩信的声音便从中传出:

“狐狸,明日我带着阿季去你那玩。”

“……”

李白冷漠着脸,把龙鳞用力丢了出去。然后手上流光飞舞,化作一柄长剑,他纵身一跳踩上剑身向着青丘深处前去。

青丘,无名山。

云雾缭绕,宁静悠远。

这是青丘之中最高的山,也是最尊贵的山。此山乃是青丘狐君的住所,是狐君的专属。

药香四溢的屋内,扁鹊正在配药。

“黄芪一两,白术一两……”

略显苍白的手把所需的药材轻轻地拿出来,放到器皿中。待到最后一步时,一声呼喊让得扁鹊手颤抖一下,把药洒在了外面。

“越人!”

“李太白!!”扁鹊转头微怒看着闯进来的人。然而他的愤怒并没有什么用,从门外一路哀嚎着闯进来的家伙直接无视了他的眼神,抱住了他。

“越人啊,那条死白龙又带着他家仓鼠来秀恩爱了……”

“哦。”

“越人QAQ……”

“安静点,这副药要是再出错,我就拿你作药!”

“越人我错了……”

最后一剂药被放入器皿中后,扁鹊闭目捏了个诀,一团火焰出现在器皿中,灼烧着药材。很快一颗药丸便出现在内。

扁鹊把药丸放入瓷瓶中,转头就看见李白坐在一旁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平时意气风发竖着的狐耳有些下垂。

看着李白这副模样,扁鹊有点想笑,他伸手去摸了摸那狐耳,有些愉悦:“好了,你刚才不是说白泽龙君韩信和刘邦明日从白泽州过青丘来吗?”

李白撇了撇嘴,搂住扁鹊的腰:“对啊。”又把头埋在他的脖颈里,嗅着药香。

扁鹊对他这样喈油的动作当作不知道:“龙君不是你的好友吗,明日好好招待就是了。”

“好吧,听越人的。”

“你才是青丘的君主好吧。”扁鹊有些哭笑不得。

李白侧头在扁鹊唇上迅速地亲了一下,一个闪身就到了屋外,留下才反应过来脸红的扁鹊。

“死李白!”

虽然嘴上对韩信各种嫌弃,但李白还是为他与刘邦的到来做了准备。


翌日

李白在青丘迎客峰等待着,扁鹊静静地站在他身后。

天际闪过一道雷光,一身银甲的韩信便落下身来,他怀中还抱着刘邦。

“哈哈,狐狸,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韩信笑,“这回我带着阿季来你这青丘,你可得好好招待。”

“切,白龙,想让我招待,还得看看我的青莲剑同意不同意!”李白说完,手中流光凝聚,青莲剑带着凛冽剑意出现。

“既然如此,那我就与你斗一斗。说起来,我也是很久没跟你切磋过了。”韩信也是手中雷光聚集,银白长枪带着风雷气息出现。

“阿季,你在旁边先等一下。”韩信转头对着刘邦笑道,然后长枪舞动,两个战意澎湃的家伙正面相击。

刘邦与扁鹊互相无奈地对视一眼,都觉得这两人肯定要打很久。

“他两肯定不会很快打完。”

“没错。”

“要不来点瓜子,我们边吃边等?”

“好,分我一些。”

——————tbc——————

这一章的信邦戏份不多:D为了铺垫嘛

额,说一下这里几人的设定,

韩信,白龙,白泽州的龙君

刘邦,仓鼠,东岐山的君主,

李白,九尾灵狐,青丘狐岳的狐君,

扁鹊,修道之人,已是半仙,修习炼药术。

其他的我还在想:D,后面还有另外的一些cp出没

归迹

这一篇是我之前在贴吧写的,现在放到老福特上

大概有些ooc

一发完

O(∩_∩)O

——————————



“可惜不能帮你砍断婚车的车轴了,但无论如何,都不要轻易放弃。”

他被整个世界遗忘了。

“……师兄……”

就这样结束了吗?他想起他还没……

“……师兄,我带你离开这里!”

他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他的手。

楚子航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北冰洋晴朗炫丽的星空,以及一对比星空更耀眼的眼眸。

那是路明非的眼睛。

那眼睛中明亮的光芒掩盖住了其中的疲惫。

“我找到你了,师兄……”

炫目缥缈的“神之裙摆”再一次出现。

世界归位。



卡塞尔学院的人大概不会相信前前任学生会主席恺撒·加图索和前任狮心会会长楚子航能一起心平气和地逛超市。

对,心平气和地逛超市,还各自推着购物车。

身为贵公子为何还要亲自逛超市?恺撒表示要多体验平民的生活,同时也想让诺诺吃到自己亲手挑选和做的菜。

楚子航表示……哦对,他什么都没表示。

“你们想吃什么?蔬菜沙拉怎样?”恺撒从货柜里拿起一颗卷心菜。

“原来你除了意大利面和牛奶布丁还会做其他的。”楚子航看向他。

恺撒的动作顿了一下,面不改色:“我现在的厨艺升级了,会的不止那两样。”

“哦。”

“你那是什么态度?”

“那就做些有营养的吧,路明非上次的伤还没好全。”楚子航没理他,自顾自地挑选。

“就你最心疼他。”

“我一直都心疼他。”

“喂喂,别忘了是你们到我这来的。”

“是你邀请的”

“……”

好吧,这心平气和只是表面上的。毕竟他们不是在学院里,环境的不同避免了一言不合就抽刀拔枪的剧情发生。



前任学生会主席路明非的感情之路被学院很多人关注着。在恺撒和诺诺宣布婚期时,很多人在想路明非会不会去抢婚或去找俄罗斯小女王求安慰。然而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路明非没有去寻求妹子的安慰,而是投入了面瘫英俊杀胚(挂掉)师兄的怀抱。其消息一经曝出,立刻置顶守夜人讨论区,并且热度不退。

既然是守夜人讨论区自然就与狗仔之王芬格尔有关。

每当有新人向芬格尔询问这对卡塞尔传奇屠龙情侣档是是如何在一起的时候,他总以45°仰望天空的蛋疼(划掉)文艺动作感慨:

“其实我只是个助攻……”

早在路明非把楚子航从北冰洋捞回来时他就觉得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

尤其是楚子航看路明非的眼神,那种渴望又隐忍的眼神,让芬格尔觉得自己在发光并且瓦数不断上升,还有种森森的儿大不中留的感觉(误)。

而另一位的感觉更加清楚。拥有侧写天赋的红发小巫女诺诺无奈的发现这两人都是感情白痴后,决定出手相助。于是她和楚子航来了一场长谈。

谈话结束后诺诺拍着楚子航的肩膀一脸“我儿子就交给你了”和楚子航“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的表情让恺撒有种莫名的危机感(?)。

在面瘫师兄的无声攻势和不靠谱师姐以及更不靠谱的废柴师兄的捣乱啊不帮忙下,路主席的小心脏逐渐被攻略。在迷茫不定时,芬格尔甩出了杀手锏,几张照片。

看到那几张照片的少男少女捂着心脏表示被喂了一嘴狗粮以及“为什么你们不在一起!”的呐喊。



那几张照片的内容其实只是平常出任务的照片,不过是讨论任务细节,侦查,包扎伤口什么的。但是当拍摄者是芬格尔并且主角是路明非和楚子航后,就成了对单身汪造成十万点伤害的利器。

#某楚姓狮心会会长海般深沉的凝望#

照片里,两人在机舱中拿着一份任务计划书正在讨论,正巧铉窗外有阳光洒在两人身上,路明非一边低着头看着计划书一边与楚子航说话,而楚子航盯着路明非的脸,黄金瞳在阳光下透着别样的柔和。另一张照片是路明非在为包扎伤口,路明非紧皱着眉,脸上担心无奈的神色一览无余,而楚子航垂着眼看着面前的人,嘴角微挑。还有几张皆是如此,时间地点都不相同,但不变的是楚子航的眼神。

至于某楚姓狮心会会长是如何告白的,众人表示太高调了谁要去放火把加我一个哦好像武力值太高打不过我还是默默祝福吧。

告白现场目击者,女:

那是在置顶帖——就是楚路照片贴——刚挂讨论区的时候,我正好在宿舍看完了帖子并发表了自己举火把的决心

准备去图书馆,刚到门口就看到楚会长和路主席从里面走出来然后楚会长开口:

“路主席,我以我个人的名义向你请求建立更密切的双边关系。”

什么?竟然用外交术语好高大上啊原谅我听不懂……路主席也是一脸懵逼。

“那换一种说法。路明非,”楚会长停顿一下,“你要和我交往试试看吗?”

瞬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然后路主席的脸瞬间爆红,转身就跑

“师师师师师兄今天天气不错晴空万里无云狂风暴雨我想起学生会啊啊还有事我要去收衣服就先走了!!!”

路主席不愧是“S”级跑得真快这么一大串话都不带喘气的(重点错)等等等现在的情况是楚会长对路主席告白了?!果然这年头好男人都去搅基了(重点又错)?!

“路明非,你接受我的追求吗?”楚会长再大声地追加一句成功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图书馆门口。

守夜人讨论区要炸了。


#有图有真相,楚子航大胆告白路明非!#

#赌盘再一发!路明非是否会接受告白?#

#扒一扒,楚路之间的事#

#FFF团招新人啦!#(误)

#主席脸超红地跑回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怎么办?在线等,急!#
ID主席秘书兼舞蹈团扛把子

一个堪比华南虎出没的ID“村雨”回复:没事,让他静静吧。

然后……

#路明非,你接受我的追求吗?#

#路明非,我不逼你,但我不会放弃。拒绝吗?#

说好的让人静静呢……拒绝会被蜘蛛切和童子切切碎吧……所有人如是想。



后来的事情,一切都顺(喜)理(闻)成(乐)章(见)。

“算你狠,楚会长。我同意与你建立更密切的双边关系”路明非闷在楚子航怀里,双颊绯红地吐出一句话。

他像猎物般一步步踏入那人编织好的温柔陷阱里,无路可逃,但心甘情愿。








拎着大袋食材的两人回到加图索名下的豪宅,在门口就听见大厅里一片混乱的嘈杂。

“哇!!师姐你酷爱住手!!还有芬狗你别过来!!!”
路明非。

“哼哼……芬格尔快帮我按住他!!”诺诺。

“嘿嘿……师弟你就从了吧!”芬格尔。

楚子航与恺撒无语地对视一眼,打开了门。宽敞的客厅里,路明非被诺诺一手摁在沙发上,西装外套已经被扯开了,而诺诺另一只手里还拿着皮卡丘玩偶外套,芬格尔在一旁帮忙压制住路明非。

苏茜,兰斯洛特和帕西无奈地看着他们闹,零端坐着喝茶看戏。

见到楚子航和恺撒回来了,路明非猛地挣脱诺诺和芬格尔的魔爪,跑到楚子航旁边,对恺撒控诉:“老大,你该管管师姐了!”

“好了。”恺撒无奈地说,“食材都买回来了,现在是动手时间。”

“你又要弄意大利面啊?”诺诺皱起好看眉,撇嘴。

“不是。”恺撒有些尴尬,“这次是做我上次在任务中学到的。”

“会做菜的跟我来,想吃什么自己弄。”

宽大的厨房中,每个人都专心干着自己的事情。路明非钻进来,摸到楚子航身边。

“师兄需要我帮忙吗?”路明非看着楚子航修长的有力的手在处理肥瘦适宜的排骨。

“不用,你去客厅休息。”楚子航擦了擦手,抬手摸了把路明非手感不错的头发,唇角上挑,“做好了就叫你。”

“我又不是四肢全废,帮你点忙还是可以的。”

“行了行了,师弟。”芬格尔也挤过来,伸手把路明非拎出去,“坐下等吃就行。你家楚子航又不会去炸厨房。你在旁边你确定他不会分心?”

“喂喂,我可没你那么厚的脸皮什么都不做就只是等吃。”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可是个有家室的人。而我是个单身贵族。还有,”芬格尔严肃地强调,“我的脸皮和我的节操是一样深沉。”

路明非一愣……尼玛这货竟然还知道单身贵族!还有,这败狗哪有什么节操啊!

论起耍中文嘴皮子,土生土长来自中国的学生会主席比不过来自德国的新闻部部长。

“可以了,所有菜都弄完了,大家来吃吧!”诺诺招呼着众人,脸上是明媚的笑容,泛着银光的四叶草依然在她耳边摇晃。

这是一次难得的聚会。此刻没有紧急的任务, 没有难缠的龙类。大家开怀畅饮,有说有笑。毕竟卡塞尔的学生毕业后就加入执行部,满世界处理龙类或死侍留下的烂摊子,死死守住这个世界最深的秘密。

而楚子航,路明非,恺撒他们又是学生中的精英,所执行的任务更加的困难,自然相聚的时间就更少了。

楚子航喝着汤,眼神柔和地看着路明非和诺诺,芬格尔,苏茜他们斗嘴,时不时夹菜到路明非碗里。

红木圆桌的另一边,恺撒也是在不停地给诺诺夹菜。然而诺诺只顾着说话并没注意到她碗里的菜快堆成山了。

路明非一边说话一边吃着碗里的东西,鼓动的脸颊像仓鼠一样。

恺撒和楚子航状似无意地对视一眼,楚子航的眼里写满“看吧还是我媳妇好你媳妇都不理你。”恺撒憋着一口气,无言以对。

宿敌就是宿敌,什么都要比一下,连自家媳妇都不放过。

零顶着一张没有温度的脸,手下风卷残云般扫荡桌面的食物。

这些食物很好吃,和这些人相处的感觉还不错,她想。




当然嗨翻了的后果就是席上清醒的没剩几个,连怎么回酒店都是问题。好在有钱多人傻啊不人好的加图索下任家主,大手一挥安排车队把他们都送回住的酒店,自己照顾诺诺去了。

楚子航在离酒店还有一段距离时就以醒酒吹风的名义把路明非带下车,毕竟加图索家的酒可不是什么掺水的便宜货。

草木的气息萦绕在鼻尖,凉爽的夜风迎面而来,让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清醒了许多。

路明非侧头看着楚子航线条明晰的脸,开阔的前额,有力的眉宇,挺直的鼻梁,温润的黑眼睛(当然是带美瞳的,强生日抛型),微微抿紧的唇线。此刻的楚子航没有以前那么冷硬,而是有了不少冬雪消融的温和,帅得人神共愤。

(对于师兄外貌的描写来自江南这个坑王ಠ_ಠ 的《龙族2》)

“难怪那帮韩国佬想让师兄去韩国分部。”路明非漫无边际地想着,笑了一下。

不过现在这个男人是他的。

楚子航转过头来,路明非的笑意还没退去,眼睛亮亮的。楚子航心里一动,就俯身吻了一下他带笑意的唇角。

“在想什么?”他低声问,凝视路明非的双眼。

酒对混血种的影响不大,龙血体质会帮他们高速分解酒精,最多是脸红而不会醉倒。但路明非整个人都呈现温暖的桃红色,眼角眉梢都带着欣喜,让楚子航觉得,嗯,秀色可餐。

楚子航稳稳地抱住路明非,路明非心满意足地窝在他怀里,嗅着他脖颈间独有的味道。

“我在想现在这样真好,虽然还有沉睡的龙王,虽然还有未知的危险,但我身边有你,有师姐,有老大,有废柴师兄,大家都在,没有谁消失,没有谁被遗忘……真好……”

说到后面路明非有些哽咽。他觉得只要他在楚子航身边,那些被他刻意隐藏的软弱就暴露无遗。而那个人无条件包容着自己的软弱,用他独有的温柔。

下巴被修长有力的手指轻轻抬起,然后楚子航微凉的唇就压了上来。双唇被细细舔允,不放过任一角落,辗转研磨,这是个极其缠绵的吻,两人的唇舌亲密的交缠着,难舍难分。

“路明非。”楚子航抵着他的额头,两人都有些喘气。当楚子航盯着他的眼睛喊着他名字的时候,总是这样平静中蕴含着内敛的温柔,黑色的美瞳也挡不住此刻眼里的金色,那金色如同潮水般淹没了他,让他不自觉地沉溺。

“我在。”

“我一直都会在。”





“Rcardo·M·Lu,

直升机已经在楼顶等候,你将与超“A”级专员楚子航执行A级任务……”

路明非将平板放回包中,检查了沙漠之鹰的弹量和零件,把小太刀捆好置于背后,穿上执行部特制的风衣,最后确定所有准备都做好后,走向楼顶。

有人在那等他。

“我们走吧,师兄。”

风吹拂着他们的头发,掀起他们风衣的下摆。
阳光照拂着在他们十指紧扣的手上。

他们会这样一直携手走下去,去挑战未知的危险,去迎接属于他们的未来。



END


番外R18

#论如何把书上的东西化为实用#
#R18#
#又是文不对题#

路明非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
以前他的人生终极目标是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然而事实是……他“迎娶”的是高富帅,但还是走向了人生巅峰。

理论总是要被实践的,路明非从小就听过这句话。虽然此话是真理,但路明非不想当被实践的那个。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比如现在的情况。

————————————

剩下的走连接

连接发在评论里

————————————

小剧场

第二天,路明非和楚子航回到了卡塞尔,去看望校长昂热。

“年轻人们,看来你们过得不错啊。”昂热眼神奇异看着路明非,的脖子。

路明非疑惑不解,楚子航目不斜视。

因为……路明非的耳后是个深深的牙印。

不可说,不可说。

#看来我得给你们增加任务了,过得如此爽#

————end——————

感谢食用O(∩_∩)O










山河万里,九州五岳[一]


这篇很早之前就动笔了,但懒癌发作才写了一点点……

拖了好久:D

然后最近看到有大大画了白龙与仓鼠的图,瞬间灵感爆棚。

信邦,白龙信x仓鼠邦

有狐白x扁鹊出没

感谢食用O(∩_∩)O

————————————

白泽州,九州之一

蓝天,白云,碧海。

一条白龙自九重天中穿梭而出,带着风雷的呼啸,往海底潜去。

海底尽头是一座巍峨大气的宫殿,散发着银色的光辉。

在宫殿走廊行过的士兵注意到了那道穿梭的白影,然后整齐地单膝下跪,语气恭敬:

“参见白龙大人!”

白影带着惊天的气势落下,现出了身形。银发,红眸,银铠,英俊又坚毅的面容。

韩信挥手让他们起来,在偌大的宫殿环视了一圈后,没看到那个让他心心念着的人,皱着好看的眉问道:“君主呢?”

一个侍女走上前来,答道:“回禀大人,君主窝在床上不肯起来,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

韩信状似无奈实则宠溺地叹一口气,:“又闹脾气了吗?还是我去看看吧。”

他大概也知道原因,无非是自己被天君紧急传唤没来得及告诉他就走。

韩信推开寝宫的雕花木门,就看见大床中央有一个被子包裹的团子。

嘴角上扬了一下,轻轻地过去掀开被子,露出被单下的人儿。

白龙注视着刘邦恬静的睡颜,觉得自己的心都随着那浓密睫毛的颤动一点一点融化。

“阿季,我回家了。”

他轻声唤着,又伸出手摩挲刘邦柔软的脸颊。

“唔……重言?”刘邦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后,瞬时就从床上爬起来,惊喜地扑过去,“你回来啦!”

“嗯。”韩信搂住他的腰。

刘邦突然想起什么,伸手捏住了韩信的脸颊,挑着眉毛恶狠狠地问:“说,这次出去为什么不告诉我,害得我担心了好几天!!”

韩信任由他气呼呼地蹂躏自己的俊脸,轻笑着:“天君有事急着召唤我过去,我来不及跟你说就被拉走了。”

刘邦放开了他的脸,扭过头去不看他。

韩信倾身向前蹭了蹭他的鼻尖,嗓音低淳:“明日带你去老狐狸那里玩,怎样?”

听到这个刘邦眼睛一亮:“去青丘?好啊!上次我还没看够呢!”

看着刘邦兴奋的神色,韩信也是一笑:“不过在去之前,让我先放肆一下……”他一使力把刘邦压在身下,俯身咬着他看上了很久的锁骨,舔舐着温热的肌肤。

而刘邦也没拒绝他,任他胡作非为。

“唔……你这淫龙……”

情浓意蜜。


————————————

tbc

下篇白鹊出场,我在考虑给张良什么身份

如果有喜欢的小天使们给点个红心吧:D








关于圣诞节


突来的脑洞,就当是贺文啦

主信邦

很短:D

————————

天空中飘着细雪,高大的圣诞树耸立着,上面都是亮闪闪的彩灯。

“听说在圣诞树下亲吻的恋人会永远在一起哦。”

韩信和刘邦一路闲逛来到了树下。

看着在用手捧着雪,笑得开心的刘邦,韩信目光缱绻,唇角是好看的弧度。

然后他就搂过刘邦的腰,低头吻着他的唇。

刘邦丢下手里的雪,双手揽上韩信的脖颈,回应着。

“阿季,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虔诚的信仰会让神知道,然后实现他们的心愿。



————————————




感谢食用

给个小红心吧:D

END




[信邦]在我面前,你不用隐藏 下

……拖了很久才写完的车

拖延症一发作真的什么都不想干……

大概是这样发链接吧……

以下是内容

结尾微白鹊(助攻

感谢食用:D

————————————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5824148516419

刘邦和韩信那天说了什么没人知晓。

只有张良除了感叹这两人终于在一起了以及越发觉得自己的光芒愈来愈大了。

该换个厚一点的镜片了。

张良如是想。




玛德死给。
————————————

END

微博,简书的链接在评论里:D